扬子江网站:http://yzsk.qikan.com

扬子江2017年第2期  文章正文

对称与对刺,兼及“必然性”诗学

字体:


  1

  肯尼斯·勃克在分析济慈的一首诗时说道,“一首诗是一个行动,是制造它的诗人的象征行动——这种行动的本质在于,它通过作为一个结构或客体而存在下去,我们作为读者可以让它重演”①。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,诗歌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寻找一种象征行动与内在经验的美学对称。而祁十木的创作恰恰反映了这一点。从他的诗中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一种动作的流动感,如“你抬起手,指着发光的第一片叶子/数着冬天和春天,哦,还有夏和秋”“他坐在狭窄的房间中央,面朝铁门,想象/开门的人……要把手伸入左侧口袋,轻轻拿出火柴/点燃叼了五分钟的烟”“我趴在窗口,看两只猫打架”等。与这种流动感与动作性对称的,其实就 ……阅读全文

·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,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

主办: 扬子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