扬子江网站:http://yzsk.qikan.com

扬子江2017年第3期  文章正文

困境与特例

字体:


  我愿意给出一个最直白的阐释:诗,本质上只是对“我在这里”这四个字的展开、追索而已。对于诗,没有任何准则是必须的。孔子说,诗可以兴、可以观、可以群、可以怨。这个排比句式,可以像风中的涟漪,无穷地铺展下去,诗所撷取的,也正是不竭的可能性本身——它永不会遭遇一个“不可以”。而就写作者个人,只需往“我在这里”四字之后,附注上不同符号:问号、破折号、省略号、感叹号、句号,大致就可传递不同写作阶段、各自境界的微妙之味了。诗,因为发乎性情、又无法定义而成为一种永恒的文体。这些年,我听到的最刺耳又哗众取宠的说法,就是“诗歌死了”。

  “我”和“这里”,不断往对方体内注入某种复杂性。 ……阅读全文

·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,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

主办: 扬子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